林小寶的阿媽歷經住院一個月後返家。這個月,大家都過得辛苦。兒女們不在話下,媳婦女婿孫子們也掛念,連我的學生們也很配合聽話,因為他們知道,要上緊發條、好好努力,別讓我心煩。小老師們也許不是知音,不懂大人的世界與心緒,但,是我最好的伙伴和助手。

出院後,林小寶阿媽在家人相伴、林北的好友相助之下,情況逐漸好轉。大家都很欣喜。

上週五,學生們完成第一階段的演出,下週五要在活動中心展演,發條繼續上著;我也完成劇團的年中演出,雖不滿意,但堪可交代。

在工作與家庭之間,我忘了林小寶的阿祖、我的祖父也在住院。他原訂上上週六出院,但情況不夠穩定,延到上週一;返家後時好時壞,昨天據說一口氣差點喘不過來。

我知道我其實沒有忘記,只是頻率不高,僅僅時不時地想起。我還是感覺很糟,雖然他已經高齡96,雖然有姑姑叔叔們陪著他,雖然我只是嫁出去的第三代,雖然我有自己的工作與家庭忙碌著,但是他是那個在我婚禮拜別前突然大哭、養育我十幾年的祖父。

雖然,雖然。但是但是但是但是但是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叫我「林娘」 的頭像
叫我「林娘」

馬林魚寶齋

叫我「林娘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