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強老師在台灣的兩週終於結束了。

1999年,我申請了英國戲劇教育相關的碩士班課程。申請的系校幾乎都拿到入學許可,唯有最有名、排名最前面的華威,因為指導教授休假一年而停開。其中我就讀的學校有兩個類似的課程,一個在教育學院,一個在戲劇學院。雖然還沒有收到入學許可,但我確信沒有問題,而思考學費、生活費、氣候等原因,這是我的主要選項。只是難以決定被錄取後應該念那個課程。

輾轉得知大師姐容小媽的電話,和她聯繫後,她建議我和她一樣到戲劇學院去——教育,在師範大學裡學的還不夠嗎?但是這都還不足以讓我下定決心,因為該校的教育系所在英國可是赫赫有名哩!

直到那天傳真機響起。傳真機達達達跑出一張紙,英文一堆。大概是說我的電子郵件有點問題,無法寄信聯絡我。我連忙回信,就收到我在戲劇學院的入學許可。

感謝老強老師這番功夫。這對很多人來說也許沒什麼,反正國際學生學費高咩~怎麼樣爭取都不算啥。可是對我來說,老強的作法就是用心。

於是去了英國唸書。第一天碰面,聊起我的家庭,竟然就在這個瘦削版耶誕老公公面前流淚;去他家吃飯說故事,領回充滿象徵的自家飼養雞蛋一枚;我不是個用功的學生,入學前英文不夠好,連上了兩個月的英文課都還很勉強,可是老強還是收了我,讓我學期中繼續上英文課;我的作業常常遲交,英文支離破碎、慘不忍睹;我的實做比較出色,那就盡力發揮吧!放個耶誕節假期回來,被七年失戀搞到無心讀書,老強萬般體諒容忍,又私下向好友打探我的情況,甚至問說需不需要到和同學到宿舍來安慰我;論文以健康與工作之故申請延期,寒假回去寫時,他支持著,關心我是否有新戀情。幾次來台或在國外年會重逢,我或當個小跟班,或擔任口譯,有時以水果美食餵養他,有時反應遲鈍連他都受不了。可是我結婚的照片,他放大列印出來,掛在辦公室裡,供來來去去的學生觀賞,然後伴隨一串故事。我想念博士班,他為我寫推薦信,信中說倘若不是因為他退休,必定自願指導我的研究與論文,這對我來說,受寵若驚、備受肯定。另一個名字發音與我相近的學姐懷孕時,據說他非常開心,這次我懷孕無誤,他的祝賀信與見面後的笑容擁抱,對照我父親的冷漠,不可言喻。

我想我擔心太多。他才67歲,我卻擔心他飛到各個國家教學會搞垮他。但是奇妙的是,此次再見,他依舊充滿活力,除了膝蓋不大行,竟與2000年初見無異。

三天相陪,乃至前天為他煮了一頓飯,邀幾個親近的前後期師姐師弟相聚,十分美好。我很惋惜上週得上班,而無法陪他到南部帶工作坊;他今天和容小媽出發去北京,我也只能打探超厲害利群烤鴨(感謝納豆阿姐~)。也慶幸有學妹從香港來南部、又要去北京相助;還有學弟帶他去泡溫泉、舒緩他緊繃的肩膀與心情;甚至有別校的校友也跑到南部那兩場幫忙——於是歐吉桑魅力,可見一斑。

老強之於我,是恩師,是貴人,也如父輩。無論是教學的專業與熱情,乃至待人之真誠,都影響我至深。我總會在他面前暴露缺點,包括缺乏自信與愛講八卦,呵呵~

加油啊老師,飛行順利,身心健康哩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叫我「林娘」 的頭像
叫我「林娘」

馬林魚寶齋

叫我「林娘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