可惡!可惡!可惡!怎麼有這種事?嗚~

春暖花開,又是穿七分袖的時候。再過不久,短袖和無袖背心也該出籠了!今年有林小寶,夏天帶他去海邊玩水堆沙學游泳時,還要穿泳衣呢


懷著這樣的夢想,我想,應該積極一點照光治療皮膚了。

點進長庚醫院掛號系統,發現慣看的翁醫師,「停診」。

東看西看,不曉得該改掛哪一位醫師,又打電話去皮膚科診間問:

「我想冒昧請問一件事。我是翁雯柔醫師的病人,她現在停診是嗎?是離職嗎?」

「呃,私人因素。」

「那有計畫什麼時候回來嗎?」

「呃
……不知道喔。」

我心裡嘀咕著,是離職了吧?很多有名的醫師到最後都自己到外面開診,或另有高就。 翁醫師年輕人美又親切,另覓良木而棲很正常的,肯定是這樣的!奸詐的護士啊!

不甘心不甘心!上網搜尋!我要翁雯柔!

搜尋結果,讓我渾身發冷,撲簌簌地掉起眼淚。

肺腺癌四期。

(待續,我要去看醫生了。)

看完醫生,回來了。

勉強掛了另一個醫師,結果醫師跑去復健?搞不清楚到底怎麼回事。來了一個年輕小醫師,請他開了照光單,把稍早匆匆寫成的信給他,請他轉給 翁醫師。


醫師向來留在她的診間裡,一個一個看完。因為時間到了,她的病人常多到看不完。

儘管她病人眾多,她記得我,一見我就說:「你來啦?小朋友~」也不管自己看來青春貌美、絲毫不像這麼呼喚我的人,也不管我懷孕挺著肚子,根本就不像個小朋友。

每次看診,都是來匆匆去匆匆,畢竟慢性病的老病人,開單照光、比較外用藥的藥效,然後開藥就是。我總是嘻嘻哈哈、精神亢奮的樣子,她也總是微微笑著,白色口罩後面的溫柔眼睛,包容我的放肆和孩子氣;偶爾回我一兩句或調侃我,竟讓我開心許久——這時候的我,真的很像崇拜偶像的青少年。

產後,症狀變的很嚴重,她一見,說:「可憐的小孩。」我的眼淚差點兒沒掉下來。

有一回帶林小寶去看健兒門診,順道上樓去,看病,展示兒子。我又開始得意忘形、言語輕浮,說了句什麼「啊難不成你自己帶小孩喔」之類的話,她淡淡地說:「是啊。」我傻眼,連忙為自己的失言道歉,她說不介意,介意就不會說了。剎時間,我心疼這個很美、很溫柔的女子。

給年輕醫師信,在診間外等照光單和批價單。我看著她慣常使用的診間,眼淚掉了下來。

我想念她。

早上,趁著學生看影片,我就著影片的餘光,很衝動地寫了信給她(我是這樣熱血咩~)有點不好意思,可是我希望讓她知道,她對我很重要,是我喜歡、敬重的醫生。

唉。又想掉眼淚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叫我「林娘」 的頭像
叫我「林娘」

馬林魚寶齋

叫我「林娘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