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深人靜時,我起床擠乳——並非因為漲乳不適,我還沒那麼夠力;是因為非得如此,才勉強足供林小寶一日所需。

擠乳時其實是件頗無聊的事。冥想並不如想像中容易與有效,而當吸乳器透過雙邊喇叭罩集乳時,空著的眼睛老是盯著緩緩滴流而出的乳汁,非僅令人小小感傷,也讓脖子酸疼。

於是,擠乳的同時,我總閱讀著。從育兒與教養書籍,到謀殺與推理。我讀書甚快,有時連林先生都自歎弗如;而讀書的同時,我常將書中情境與現實生活或自身情境對照連結、比擬,從中獲得不少樂趣。這樣的讀書時刻,不知道擠出來的乳汁是否讓林小寶有「讀萬卷書,不如喝萬杯乳」之效?

今夜,我讀《遊戲力》。是本好書,作者分享他如何透過遊戲幫助父母教養,以及透過遊戲治療幫助孩子解決問題。讀到第四章,我放棄集乳。因為我開始哭泣,繼續下去一則沒有手可以擦眼淚,二則這乳汁也太不健康了。

透過閱讀,我想像、窺看、臆測、勾勒、檢視甚至經歷我的童年片段,特別是欠缺遊戲與父愛的那些片段。

於是,我掩卷。

未來或許要經歷更多,不時掩卷、不斷哭泣,藉由養育這個孩子,以及隨孩子而來的一切。

這就是為什麼人家說「養育孩子會讓人重新活過一遍」嗎?

那麼,這次的重新活過,我能否填補我所欠缺的?能否重新回味並緊握我曾經擁有的?更重要的是,能不能給孩子他應得而我不曾得到(或雖然得到卻仍不足夠)的?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叫我「林娘」 的頭像
叫我「林娘」

馬林魚寶齋

叫我「林娘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