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,整理辦公室鐵櫃,突然心血來潮,把以前學生送我的卡片拿出來看。

嗯,有點奇怪,只有回國後的,出國前的不知道擺哪兒去了。

看著一張張卡片,我彷彿用另一種方式檢視2001至今的五、六年。

有班上的,有任課班的,還有社團、聯課活動、某些特別活動去熱情協助的,絕大部份的學生我都記得,極少數幾個記不得是誰。到現在仍然努力在想。

上一個導師班因為意外沒有帶完,憤怒、遺憾、惆悵、慶幸,萬分複雜。越往底下翻,就越接近他們剛進國中的時期。從非常單純的兒童,進入複雜困惑的青少年。

然後是結婚卡片。有的說恭喜、一定要幸福喔,有的訕笑我這種悍婦居然嫁得出去。不過,都是祝福,我知道。

接著是斷腿慰問卡片。那年開學第一天,騎上機車轉彎後,在路口和養護工程車發生車禍,在家休息一學期。三十秒換一學期啊!

開始教表演藝術之後,卡片的內容、記載的事情和情感也就不同了。個人的卡片變少,多半以班級為單位,是那種人情義理卡吧?

人情義理卡。這幾年我收到的卡片變少了,我想和我不當導師、不教國文有關。雖然教的學生變多,從教室走回辦公室,沿路都可以和人打招呼,可是和學生的互動也變少、變淺了。總覺得沒有時間。

還有,跟我的衰老有關。一直覺得這幾年自己衰敗的極快,包括身體狀況、心裡狀態。常覺得疲憊。事情好像總是做不完;教表演藝術當然很有趣,可是面對著普遍欠缺自律與專注的孩子,總數超過380名學生的名字要記、本本作業要改、各種成績要計算,我常覺得學生程度不佳、努力不夠,自己則暴躁的莫名其妙。幽默感大減,耐性缺缺,老師的架子大了。

也或許,這個年代寫卡片的人,少了。

所以這趟卡片之旅,有點惆悵。

可是啊,還是覺得要振奮起來。學生卡片可是一種力量,提醒自己教書的熱情和本心哩!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叫我「林娘」 的頭像
叫我「林娘」

馬林魚寶齋

叫我「林娘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