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天,教練A想起他的小球隊曾經打過一場不錯的球賽,於是異想天開:咱們再號召幾個人,一起去打職棒吧~~~~

眾人非常興奮,特聘教練B遠渡重洋歸國,又號召大大小小業餘球員,邁向職棒球場。教練A負責找錢、算錢、排場次、規劃行政工作還有「黑臉要求與磨練」;教練B負責在三天裡排好守備位置與棒次、當然還有「白臉支持與訓練」,球員自己要把揮棒接球練一練,還要洗球衣、安排觀眾進場和座位。

觀眾是買票進來的,兩天聯票700,三天聯票1000,有衣服可穿有便當可吃有點心飲料可用。

第一場聯賽大獲全勝,第二場由於教練A過度自信、球員沒有時間與機會練球和討論戰略,大敗!教練B按照計畫,提前於第二場聯賽後回美國;教練A繼續帶著球隊打球,後來又請了兩位職業級球員加入打第三聯賽,感謝他們與球員,算小勝。

球季的終點遙遙無期,因為始終不能收尾。有的球員已經離開球場,回到原來的或新的工作,有的球員儘管場外的工作與生活已經展開,卻因為還沒有整理好場地或球具,而必須留滯在場內,進進出出。每一次進出還要看場地有沒有開、教練A與球員有沒有空……

這是一場業餘球隊打職業的球賽。教練A感到非常疲憊。

.一個球隊兩個教練,儘管教練B專業、努力、投入與溫暖,教練A卻常覺得自信不足,又因為工作需求而必須(或無意識地)擺黑臉,進而感到不被球員理解、信任與支持。

.有些球員的守備位置和打擊棒次實在有點怪,其實比較適合打滾地球的,卻硬被要求要打全壘打;有些剛開始慘不忍睹,幸好漸入佳境。不過,整體來說,打得不錯──以業餘的水準來說,非常不錯,尤其其中幾個球員。萬幸、萬幸!

.由於球賽都排在週末,球員或許因此而格外顯得忙碌:今天要跳舞、明天要開同學會 、早上要補習、下午要練唱、下週開始週末都要照顧祖父母……於是多半無法出席練球甚至全程參與球賽;這導致三壘首要兼游擊手、外野手要守左右外野。

.教練AB除了教球、技術指導與情緒處理、處理票務、招呼觀眾進場,有時候還要下去幫忙打球。

.教練A非常地沒有用。遇到那種不能實踐承諾,包括全程參與、認真練球、準時進出的,通常沒有魄力請他回家──因為球員已經非常、非常少了。

.業餘球隊打職棒有一點可怕:在能力上與工作上,不穩定或不專業。有時拚命敲安打甚至全壘打,有時不斷被三振;有時漂亮雙殺,有時恍神根本沒看到球在哪裡。有時碰到需要整理球衣的時候,常常整一整就穿起來照相;需要幫忙記錄練習日誌時,常在上面畫起自畫像,或添上幾句獨白;甚至在拍照錄影時錄進自己的笑聲或吸鼻子聲,乃至在工作記錄中出現自拍相片。所以要致贈觀眾紀念品、拉攏觀眾下次繼續買票時,通通不能用。教練A對此非常憤怒與無力。

.教練A感到非常困惑。他發現不知道應該如何處理球員的工作態度和方法,尤其當球員情況不佳時。到底應該把他們當作員工,還是夥伴呢?明明就是友情召喚,應該是夥伴友情贊助;可是遇到一邊贊助友情不能實踐承諾、完成工作時,另一邊的觀眾是買票進場的、有所期待,以及出借場地或部份金援的股東與金主盯著,就巴不得臭罵夥伴一頓;當作是員工的話,當初也只有免費訓練、提供飲食,以及極其微薄的薪資,人家可是認真努力地付出時間付出心力,一個人當三個人用啊……。這種「想給人家錢之後大喊:『出錢是老大,乖乖聽我的、排除一切困難全力做』」卻因為沒錢、沒人、沒膽、沒狠心棘手所造成的感覺,讓教練A非常挫折;知道這些球員其實大多人、大多時候已經用心盡力,只是無能無力,讓教練A挫折到無以復加。

.打球賠錢曾經一度令教練A非常挫折,但是到了秋天,外面的帳逐一收回,荷包與心靈終究會慢慢復原(後者已經復原得差不多了,前者倒還有一段距離)~卻沒想到遙遙無期的球季終聲,簡直像快壓扁教練A的稻草。只是不知道紛紛落下的,到底哪一根才會是最後一根。這是一種折磨。

.教練A抬頭一看,咩哩,為什麼又在下雨?吼~

到了此刻,教練A想:啊~其實千錯萬錯都是自己的錯,誰叫自己要號召大家業餘球員打職業球賽,錯以專業水準要求業餘球員;認不清球員能力、個性而分工不當、甚至把啦啦隊拿來當球員(這裡當然沒有看不起啦啦隊的意思,純粹依照性向與能力取向,當然,也有啦啦隊轉型為球員的);好為人師、夢想要教育球員專業的工作方法與態度,卻往往鞭長莫及……

最最重要、錯得最大的是:教練A自以為是找認識的人甚至親戚朋友一起學習體驗,卻沒想到可以一起玩球的,不一定可以一起比球;面對談得來的、有血緣關係的,教練A又非常遜,不能自我說服、違背自己,然後理直氣壯、公私分明啊……


不!可能有一個更嚴重的現象。由於一連串的不順利,教練A開始缺乏信任感,對自己,對球員,對未來打職業球賽甚至業餘球賽的可能。或者,其實球員也沒有那麼不信任自己,但是,由於教練A已經對自己的信任微薄,也無法理解、接受部分球員的作法,連帶對所有球員的感受與反應都充滿了不確定,也就覺得自己不被信任了。

所以,教練A其實也不專業——在能力上、心態、時間與情緒管理上。

媽的,教練A開始很想流淚了。

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叫我「林娘」 的頭像
叫我「林娘」

馬林魚寶齋

叫我「林娘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