幸好我沒有念四年戲劇系、兩年戲劇所什麼的,要不然憑著我總挖自己痛處、連結別人經驗,我應該會得精神病。應該。

幸好我一直接觸戲劇,可以透過扮演或看別人扮演自己,某種程度地發洩,要不然我一定會得精神病。一定。

今晚把號哭的林小寶交給林北(謝謝謝謝!),去playback團練。我學到/知道/發現到:

。當我放聲大笑時,看似浮誇,其實我很努力告訴人家:對!就是這樣!你做的很對、很棒、很精準!

。當我笑到前俯後仰,看似神經質,其實很多時候是:喔喔......我的痛處被踩到囉!笑!不然可能會流淚......

。當我皺眉時,看似不認同,其實很多時候已經是:不是這樣啦幹幹幹幹幹幹幹!

。當我歪嘴笑、聳肩或說一些很賤很輕浮的話,其實很多時候是:你捅得我很痛、很痛、很痛。

。當我面無表情、不發一語時,其實我非常、非常想要用盡全身的力氣嘶吼與哀鳴。但是我不能/不會/不敢/覺得不應該。

。當我說出其實不應該說的話時,其實我真的已經忍忍忍忍忍不住了,而且之後會因為我竟然還是忍不住,而自責自苦。

。當我開口試探或建議時,其實往往已經忍了很久,而且極度需要。

。當我開始無聲的、綿長的流淚,甚至發出無法自抑的哭聲,我真的、真的、真的很在意,我需要的不是冷靜的講理或是刻意的冷處理,我要的是林小寶式的「抱抱你」。只要一個緊緊的、無聲的、支持的、充滿愛的擁抱就可以,就算其實不是很理解也沒有關係。

儘管人家說我直爽,其實我壓抑沒說的,還有很多、更多、非常多——就說了嘛~好險我只是算「不完全戲劇人」咩~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叫我「林娘」 的頭像
叫我「林娘」

馬林魚寶齋

叫我「林娘」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